成年人的世界,没有“容易”二字。

遂心情感

image

前几天,在公司加班到夜深,勉强赶上回家的末班车。

 

上车时,车上只有几个乘客零散地各自占据公交的一角。我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,从帆布包里掏出耳机,开始单曲循环陈鸿宇的《途中》。

 

他在歌里唱: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,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,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。

 

我望着窗外漆黑的夜幕,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望着跟随公交一起流动的霓虹灯光,突然想流浪。

 

如果没有终点站就好了,如果可以就这样一直坐下去...

 

然后我就笑了,笑自己。明明回家还有一堆学习资料,明明明天上班还要早起,明明自己早就不是小孩子。

 

从大三下学期,工作开始,就没有正儿八经地过过假期。

 

就连中间换了一次工作,也只是去医院办入职体检的一天空隙。

 

上一份工作,还住在学校。为了不迟到,每天六点起,站一个半小时以上的公交,然后跑步过一个天桥,才能到公司。

 

一共有178节楼梯,下班不赶时间的时候,我总是一节一节数得很清。

 

公司公众号七点更新,所以就连仅有的单休也无法睡到自然醒。

 

一个星期至少三个外出采访。顶着武汉夏天的太阳,骑着摩拜到地铁站,再转几趟地铁,步行或是坐公交。脚上的水泡总是打了破,破了打。

 

学校供电不稳定,晚上改稿,停过几次电。我摸黑套上大衣,就往学校外网吧跑。

 

门卫大爷每次都被我来势汹汹的样子吓一大跳,然后皱着眉头盘问我深夜外出的原因,我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赔着不是。

 

网吧里总是很喧嚣,两旁都是通宵打游戏的少男少女,抽着烟骂着脏话。

 

我在中间戴着耳机,把音量调到最大,努力回忆稿件细节。

 

经常一改就改到天亮,然后从网吧出来,买个煎饼,就去赶公交,在公交车上站着打瞌睡。

 

早上坐公交投币2元,早餐热干面4元,中午在办公室厨房自己做饭平均5元,晚上坐公交刷支付宝1.6元,一个月下来,花不到400元。

 

每个月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工资到了,把钱存到另一张卡上,凑整了就给妈妈。

 

我从来不写励志的故事,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励志。

 

因为我近乎固执地认为任何形式的诉苦,都是对生活的投降。我没有在诉苦,只是随便聊聊过去的故事。

 

明天还要上班,我也该下车了,那就说到这里。

内容来自
遂心情感
收藏 0 粉丝 1482
微信咨询
上一篇 :走了,我们江湖再见。 下一篇 :能爱到死是运气。
有情感问题,上小鹿APP
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