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欺骗过我,我还怎么相信他?

小鹿情感分析师强飞

image

作者:今夜私语时

在《欢乐颂2》里,王柏川因为样品没过关因此和包总的生意黄了,为了怕樊胜美失望及责备,他叮嘱安迪帮他一起瞒着胜美。

而樊胜美又从别的地方得打听到了情况,于是她在车上跟王柏川对质,王柏川努力想告诉樊胜美还有希望,但樊胜美已经气急攻心认定了王柏川的欺骗,吵了一顿,愤然中途下车。

回去后,樊胜美不断地说,明明知道我最在意什么,还合起伙来骗我!肯定早就想跟我分手了,不然他怎么会到现在还不跟我联系!他就是骗我就是骗我!生意失败就失败至于骗我吗?!

这么多坚信“我什么都可以接受,但不能接受他骗我”这个信条的拥趸者们都在犯着类似的错误,他们不明白,要求一个人保持绝对的诚实,这真的是个极高的要求。

这就和一个人并不是想停止焦虑就能停止焦虑,不是想不纠结就能不纠结一样,不是想真实就能真实的。

真实是需要力量做支撑的,或者说真实的程度和力量感的程度是成正比的,越真实越有力量,越有力量也越真实。

我们来看看在关系中大家都是怎么定义欺骗(欺瞒)的。

答应了或承诺了,做不到,叫欺骗,说明你不够爱我;明明是做了A,非说在做B,就是欺骗,说明你对我用心不纯;问你发生了什么,不说,叫欺瞒(骗),而且他们还会想,如果你心里没鬼为什么不说,不说就说明你做了亏心事,心里有鬼!

首先,关于承诺这件事,随着一个人不同的成长变化,能给出的承诺的品质都是不同的。

第一阶段——冲动承诺

这个阶段是非理性的,他们心智尚未成熟,没有太多人生经验。

一个第一次恋爱的20岁男孩对女孩说“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”,本质上和四岁的小孩说,“我保证,就只吃这一次冰淇淋,以后再也不吃了”的本质是一样的。他们都在承诺根本做不到的东西。

他们还搞不清楚状况,他们不仅仅是对接下来履行承诺要面对的困难预估不足,而是根本在那一刻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承诺意味着什么。

当然,在他们现有的意识框架中也是想不出什么了,对事情的评估非常不足,也完全不了解自己的能力范畴,这时他们还处在“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”的状态。

image

所以这个阶段的人,会不知死活的,冲动的做出各种各样美好的承诺。

“为了你,我一定会把烟戒掉

我永远都不会跟你发脾气的

我以后都听你的”

如果听这话的人心性成熟,自然看得清对方处在怎样的状态,以及说出这些话的深层动机。

假如内在没有攀附心,可以很自然的做到只是听听而已,不会把这些话当真。

但如果被承诺的人是另一种状态,比如一个恰好对爱有极强的匮乏感,没有安全感的人,这时如果爱人给出承诺,那他们就会丧失掉所有的智商和分辨力,像溺水的的人抓到木头一样,死死抱住,绝不撒手。

什么样的人会把热恋期对方说的“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”当真呢?当然是和说这个话一样幼稚的人。同样的,把一个3、5岁的孩子的保证当真的成年人,心智水平其实和对面的孩子差不了多少。

第二阶段——拒绝承诺

如果说上个阶段的人是不知死活的话,那么这个阶段已经试过深浅,得到些盲目承诺的教训了。

他们看到自己能力的不足,似乎怎么努力都完成不了最初的承诺,带着强烈的挫败感和自我怀疑。

这时的他们害怕让别人失望,更害怕让自己失望。那些说“再不相信爱了”“现在要的不多,找个人过日子就行”“现在已经爱不动了”……

那些在亲密关系里了无生气,瞻前顾后的人都在这个阶段。虽然相比上个阶段的激情活力,这时他们算是认怂了。但也不失为一种成长,只是很可惜的是,很多人没有继续成长,而是停留在了这个状态。

第三阶段——谨慎(理智)承诺

来到这个阶段,过去经验带来的不仅是教训,还拿回了力量,所以又有激情和勇气往关系里深入更多。

而且和最初的冲动无知不同,这时对自己有更清晰的认知,可以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,也不会为了讨好他人,或者获得某些短期利益,而去冲动地许诺些什么。但一旦承诺,都是充分评估过的,基本能全部做到。

第四阶段——超越承诺

只有极少极少的人可以来到这里,他们已经不再给出承诺了。

是因为不再有这个必要,他们不在任何关系或者事物上非常用力,如同水一般顺遂臣服。

他们允许事情往任何方向发展,所以不需要去决定什么承诺什么。

我们真的希望对方真实吗?不,人们只希望对方的真实正好符合他们想要的样子。

如果你没有力量接纳你身边人呈现他们真实的样子,他们的真实会让你不舒服,那么在你们关系的发展中,必然会产生谎言和欺瞒。

很多人总是很无辜困惑的说,TA以前总是什么都跟我说,不知道为什么,TA现在学会对我说谎了。其实原因很简单,因为你没有承载真相的力量。

image

事实上,一个人的真实程度取决于TA评估对面的人是否能听的了真话。因为同一个人在面对不同的人时,愿意真实表达的程度是不同的。

就像一个孩子会选择跟好朋友或陌生人吐露心声,但却对父母的探寻严防死守。这其实是一种生命的本能智慧,感受到环境不安全时就要保护自己。

就像冲动承诺一样,很多人也会冲动的要去听真话,当你没有承载真相的力量时,执着要听到真相对彼此都会是一种伤害。

“比如一个女人对老公说:“没关系,你说出来,我真的不会生气。”结果对方就很傻白甜地相信了,全部都说了出来。

女人听到真话,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量平静的承载下来,内心各种涌动,但毕竟有言在先,也没有当下发作。

但是一个月之后,两人的一次争吵,这个女人就这个一直压住的部分翻了出来“你那个时候还不是……”这个男人才知道自己当时说实话是多么愚蠢的决定,把自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。

至于接下来会如何,只要对方的智商属于正常水平,那么下一次,你再跟对方说“我们谈谈吧”、“没关系,你就告诉我吧”,对方一定是打死都不会再吐出一个字的。因为他知道这是道“送命题”。

很多人都会抱怨:说要沟通。可是TA什么都不跟我说,总是沉默,这还怎么沟通。我真的很难过。

这个世界上任何事都是有因果的,如果你身边的人总是对你有所保留,你需要关注的是自己如何创造出这种模式的关系。

你要真正的明白,自己过去在生活中的每一次言行,都是一块小小的材料,你用这些材料堆砌出现有的生活,如果你不喜欢,那也没办法,因为每一块砖都是你自己亲手放上去的。”

如果一个人喜欢问伴侣这些问题:

“在我之前你都有过几段感情?

你们当时怎么分手的?

你还爱那个人吗?真的一点都不爱?你确定?

那你爱我吗?你会一直爱我吗?”

当这些问题问出来时,你已经在传递不信任的能量了,其实这时候,对方的答案根本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在这些话问出口时,你有没有认真问问自己,什么样的我才会问出这些问题?

是自信的我?还是自卑的我?我到底想要得到怎样的答案?这些问题为什么对我这么重要?

我对它们有着怎样的认知?这些认知是真的吗?有助于让我变得更快乐更自信吗?

每次谈到被欺骗的故事时,开头总是“我不小心看了TA的手机”。可是哪有那么多不小心?

你要把手机拿起来,划开手机屏保锁,有的还要输入密码,你知道密码还好办,要是不知道就还得试密码,然后点开微信或通话记录翻到对话框……

至少要六七个动作需要完成,怎么也得两三分钟吧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说你这是,不、小、心?反正我不信。

每一个步骤你都有机会停下来,问问自己,我到底在干什么。

我到底想窥探什么,我是怎么变得这么不自信的?但是你没有,你无意识的顺着本能性反应完成了每个动作。

image

其实你不如直面自己内心的恐惧,你就是怀疑自己是否值得被爱,所以总在自导自演创造被欺骗的故事,来坐实自己就是不够好不值得被真诚以待的信念。

内心强大的人面对什么都感觉自己的是安全的。内心无力的人,相信自己的弱小是真理,所以自然觉得外面的人都强大,在哪里都觉得危险。所以要处处提防,而且防不胜防。

不要说“我不信任TA”。真相是,“我对自己的不信任被TA勾出来了”,而更有力的表达是,“我选择把对自己的不信任投射到了TA身上。”

所以,不要问这个人还值不值得信任,而是问自己有没有力量去信任。

当小鸟在数米高的树枝上安心的闭目休息时,并不是因为它相信树枝,而是相信自己的翅膀。

你并不需要满世界去寻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,你只需要的找回信任自己的力量。

内容来自
小鹿情感分析师强飞
收藏 0 粉丝 98
微信咨询
上一篇 :逼问了10个直男,他们竟然喜欢女生这么穿…… 下一篇 :想和男神聊不停?一定要做到这5点
有情感问题,上小鹿APP
立即下载